上原亚衣最猛的一部作品

上原亚衣最猛的一部作品

元如曰∶若因风寒而衄血者宜之,如阴火上炎者大忌。夫藏精系胞之说,亦不过分别男女而言。

偶论及三焦,有云无形之气者,有云有形之经者,聚讼不已,质之于余。 病既本于此,为工者岂可他求哉?

今感症家多不敢用,而以为调理补虚服食之药则谬矣。而芍药亦未尝酸敛也。

先天止有水火,后天始备五行。观古今,多有偏心,偏于温补者,惟用温补,偏于清凉者,惯用清凉,使病患之宜于温补者,遇温补则生,宜于凉泻者,遇清凉则愈,是病者之侥以就医,非医之因证以治病也,岂可语于不偏不易之至道哉!杂证者,谓一人之病,见证庞杂。

其间义理精微,不能尽述。尝谓备土以防水也,苟不以闭塞其涓涓之流,则滔天之势不能遏;备水以防火也,若不以扑灭其荧荧之光,则燎燎之焰不能止。

 是以婴儿在百日内,与此丸服之,或服至三岁,则毒盛者稀,而毒微者不出矣。甚者病家从前误药或饮食居处有所讳诲,虽问之而不以尽告,遂至索病于冥漠之间,辨虚实冷热于疑似之顷,毫厘千里宁不委命一掷与人试伎乎?

Leave a Reply